北方健康网
80岁老母亲的愿望:孩子,别让我在安养院孤独等死
主页 > 保健养生 >80岁老母亲的愿望:孩子,别让我在安养院孤独等死 > 作者: 2019-08-14 浏览:750
80岁老母亲的愿望:孩子,别让我在安养院孤独等死

80岁老母亲的愿望:孩子,别让我在安养院孤独等死

去年底,日本传出残忍的老人养护机构赶人事件,理由竟是,住在养护机构里的老人「活太久」,养护机构不堪亏损,只好要求老人迁出。老人们当初入住时付了一大笔入住金,还按月缴纳房租,但因住龄超过十年以上,仍旧被驱赶。 

日本的长期养护机构发达,日本政府调查报告指出,每年有42万名老人申请入住,最短排队一年半,最长11年。但入住后,却可能面临长寿带来的被驱逐,晚年仍无法安心。哪里才是得以「平稳死」的栖所?是近年日本社会思考的课题。 

自宅临终者表情不一样 

日媒之前报导一则动人的在宅平稳死案例,一对住在兵库县尼崎市的松田母子,母亲80岁、儿子55岁。母亲想在自宅中安享终年,多次说服儿子后,4年来接受地区诊所医师长尾和宏居家安宁疗护。松田妈妈透露,选择在家终老,除了可以让儿女就近探望外,「如常的生活环境与生活习惯,可以较不慌张地面对死亡。」

去年8月,松田妈妈的最后一晚,是呼唤儿子说想吃布丁,吃完布丁后便安然入睡。直到翌日儿子探望时,母亲已经在睡梦中死亡,神情平静。 

1995年开业以来,已经送走700位在自宅平稳死老人的长尾和宏,近年以写部落格、出书等方式,推动居家安宁。他向媒体表示,「终末期的延命治疗只会增加病人的痛苦,却不一定可以延长生命,甚至也曾出现缩短生命的案例。」 

他从临床案例中观察到,家中接受治疗的病人的表情,和在医院里接受治疗的病人的表情完全不同。在家里迎接死亡的老人,直到最后一刻都可以听喜欢的音乐、吃喜欢的食物、喝点小酒娱乐,还能呼朋引伴聊天,自由地呼吸。 

相反的,「在医院里的老人,眼神充满对死亡的恐惧,了无生气。」长尾和宏说。其他提倡居家医疗的日本医师也都认为,「临终前的元气」十分重要。 

与台湾相似,即便有半数以上的日本老人希望在家终老死亡,但实际上有8成以上的人临终时都是在病院里。 

让死亡也成为如常生活 

「死亡真正降临时,子女都是捨不得,且无法面对。」65岁仍在多所学校教课的平野先生说,不管是放弃延病治疗(即疾病未期时无效的侵入性急救)或是在家里迎接死亡,家人可能是最大的阻力。 

平野先生的子女刚刚大学毕业,而年迈的父母还健在,一家六口同住。每周总有一天聚在一起,夏天时在庭院烤肉,秋天时摘柿子。但让他困扰的却是,紧密的生活、浓厚的家族情谊,反而使人无法「平稳死」。 

日本政府去年曾针对癌症末期的病人进行意愿调查,只有少数人愿意接受延命治疗,但由于日本目前仍未有安宁疗护相关立法,所以必须由当事者与家属在临终前协议好,否则在医院里,医师只会竭尽所能,使用先进的仪器与技术延长病人的寿命。 

所以想平稳死,最重要的就是让身边的家人理解自己的想法,不少人担心死亡若突然造访,来不及口说或思考,便事先用文字把自己的心情书写清楚,交代儿女不要实施延命治疗,让他们能够「尊严死」。 

日本老人想追求的是「如常」的境界。得过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日本电影《送行者》剧作家小山薰堂说,死亡也是「普通生活」的一部分,就像活着时和家人一起到超市购物,每天上班下班一样普通。想在家中迎接死亡的老人,他们想如常的活着,如常的死亡,跟大自然一样,有生就有死,既然不逃避生,也不应逃避死亡。

80岁老母亲的愿望:孩子,别让我在安养院孤独等死
B、C肝合併肝硬化 罹癌率高百倍

北方健康网|全球资讯健康服务平台|心理健康资讯中心|网站地图